听个歌为什么这么难

换Apple Music一年下来的感受

cover
Godspeed You! Black EmperorLift Your Skinny Fists Like Antennas to HeavenOctober 9, 2000

换了Apple Music以来,有个问题我越来越想不通,到底该由谁为糟糕的听歌体验负责?

一个重度用户的听歌习惯

我过去是个网易云音乐重度用户,有多重度呢,我可以贴个用户页面截图。

主要看听歌数量就可以了。这个数量比较有参考价值的原因在于,这个数量不太好刻意去刷,找这么多歌就得花很多时间。甚至我可以说按绝大部分人的听歌的方式,这辈子可能都不会听这么多首不同的歌。

今天要说的重点就是听歌的方式,这决定了软件应该具有的功能。不知道大家是怎么听歌的,允许我按我初中的时候用酷狗音乐的使用习惯来猜测,很可能就是从各种渠道知道了一首还挺好听的歌,于是打开某个可以搜索到歌的软件,听一下,如果真的好听,那么加到某个播放列表中(很有可能就是唯一的播放列表)。

很明显,这种方式不可能听到7万首歌。那么我是怎么听歌的呢?简单来说,到“如果真的好听”是一样的,后面不一样:

  • 这首歌加到一个叫buffer的歌单,直到buffer歌单的数量太多,先进先出选几首歌,判断是否有兴趣听对应作者的其他歌
    • 如果有,那么把这个人的所有歌加到一个新的歌单
    • 如果没有,那么
      • 如果已经听腻了,那么删掉
      • 如果感觉永远也听不腻,那么加♥️
      • 否则按音乐风格分到所属的歌单中
  • 平时一般就是看心情以歌单为单位听歌,不顺耳的歌直接删掉,相当于反复用排除法提纯
    • 如果删着删着歌单里没几首歌了,那么就分别按音乐风格分到所属的歌单中

用网易云音乐这样听歌有以下问题

  • 为了区分歌曲用了漫长的时间分类以后,发现这个分类方式的单一,按流派分就不能按艺术家分了,手动维护繁复且有可能出错
  • 歌单数量多了以后在网易云音乐的各个平台使用起来都极其不方便,如果有几十个歌单,理应允许针对歌单的复杂操作
  • 就算是针对歌曲的操作也是不完全的,比如我无法在我的所有歌曲中进行搜索

这些问题会随着时间推移越来越突出,可以说,就使用习惯而言,网易云音乐已经逐渐难以满足我了。当你有几十个播放列表的时候,你会发现网易云音乐从来就没有考虑过会创建几十个播放列表的用户是怎么使用这个软件的这个问题。我一度想过,用网易云音乐听歌还不如用B站或者Youtube,它们有更丰富的资源和更完善的收藏夹功能(GitHub还真有现成的基于这个思路的音乐播放器)。尤其是我很不喜欢听别人创建的歌单,一个歌单里听到一首不喜欢的歌带来的负面效果,我需要用听到十首喜欢的歌来弥补,尴尬的地方在于我的品味可能还有点怪,比如说我网易云音乐♥️的歌曲,很难说有明显的特征。所以我一定要亲自挑选歌,亲自在里面排除不顺耳的歌。

以上这些问题只会让我用起来不顺手而已,直接促使我换软件的问题还是macOS网易云音乐客户端切歌有电流声,这个问题不仅仅网易云音乐,QQ音乐也有。我听歌主要就是上班时间,一听就是一整天。web客户端限制非常大,手机没有3.5mm的耳机接口,操作体验也稀烂,而且有键盘控制电脑谁会愿意分神去搓玻璃板摆弄手机呢。Spotify的话,之前听古典音乐的时候用过一两个月,可以说又贵又难用。

于是抱着尝试的心态试了一下Apple Music,结果让我很意外,因为Apple Music不仅没有电流声的问题,而且对比网易云音乐和QQ音乐的音质有着明显优势,说实话听过这个音质就很难接受网易云音乐的音质了。更让人惊喜的是,在我确定换Apple Music不久后,Apple Music就推出了无损音源和空间音频,这个音质对比之前更是压倒性的优势,我当时和群里的小伙伴说的是“如听仙乐耳暂明”,我上一次感受到这么明显的感官体验提升还是高中的时候第一次配眼镜。

除此之外,就是完美契合我的使用习惯的软件交互逻辑。Apple Music的使用逻辑是围绕曲库这个概念设计的,曲库包括Apple Music曲库以及个人的曲库,每个人可以从Apple Music中挑选歌曲加入自己的曲库中,播放列表只是曲库的衍生品。其实这和我初中时用的酷狗音乐的使用逻辑有点类似。然而不一样的是,相对完善的歌曲信息,让构建个人曲库的意义大大上升。Apple Music绝大部分歌曲都是直接和唱片公司合作,除了音质和编码上的要求以外,一个附带的优势就是歌曲的词条相对准确。

我相信任何写过程序的人都能意识到一个词条可靠的数据库对于后续操作的意义。具体到Apple Music,就是曲库可以按艺术家/专辑/歌曲/流派等视图进行浏览,可以用类似可视化数据查询语言按条件从曲库中筛选歌曲创建动态的智能歌单。如果说前一个对于我来说已经是莫大的福音,后者则完全是我理想中音乐播放软件的终极形态了。说到底,我的需求无非是收集癖+能临时从我的曲库中筛选出具有某些特征的歌曲。网易云音乐后来移动端也有个功能叫歌单助手,但是实在是鸡肋,因为本身曲库的信息就不够完善,功能上也实在是没啥大用。举例来说,我想看我最近一个月没听完点过下一曲的歌有哪些,这种事情在网易云音乐根本无从想象,在Apple Music用智能播放列表能轻松实现:

注意到Live updating,这种歌单是reactive的,简单来说就是会按当前规则随着曲库动态更新。我还职业性地考虑过这种动态规则适用是怎么实现的,对于一个程序员来说,这种真的是“夫复何求”级别的功能了。给你一个字段齐全词条可靠的数据库,还能用某种查询语言进行实时查询,还有这种好事?

而最吊诡的是,在列表管理最方便的Apple Music里面,我反而不再创建几十个播放列表了。按流派/艺术家分类这种功能曲库自带,而且自动分好专辑,可以不同维度进行播放

可以看到真正由我创建的播放列表只有3个,一个♥️,一个听的次数在5以下的💔,以及最近一周入库的歌曲(这个在曲库自带分类其实有类似的更完善的逻辑,但是不能直接播放某个时间段入库歌曲),其他几个都是在搜索歌曲的时候顺手收藏的Apple Music官方的歌单。对,关于网易云引以为豪的相关歌曲推荐,Apple Music其实也做得更好,相似专辑,相似创作者,推荐歌单质量都很高。还有我不怎么用的榜单功能,Apple Music也更方便。网易云音乐唯一好用的地方在于收藏的歌手发新歌以后小助手会私信通知,而在Apple Music只有Listen Now里面一栏New Releases应该是根据曲库猜测可能感兴趣的发布的新歌。

网易云音乐
Apple Music

顺带一提,想要直观体验上面说过的音质区别的,不妨试一下Weyes Blood的Andromeda,第一秒就有明显区别。

没记错的话国区Apple Music应该有这首歌,不确定有没有无损。既然说到可能有可能没有的问题,就不得不提关于曲库和版权的问题了。

关于曲库和版权

这两年网易云音乐流失了不少用户,最主要的原因就是版权问题。作为网易云音乐用户,我肯定会把这个问题归咎于QQ音乐,因为一个最朴素的观点就是,如果没有QQ音乐,网易云音乐目前还不会遇到曲库的问题。抛开别的,对于网易云音乐用户来说,没有版权战争之前,靠用户选择留下的胜者是网易云音乐,那QQ音乐所做的事情就是直观的恶性竞争,它破坏了所有人的体验。

你要问规范的版权交易是不是更有利于音乐工业的发展,那我哪怕违心也得说是。Apple Music这样规范的版权操作我举双手赞成,可是QQ音乐只是把版权当作竞争的工具也是事实,而排他性的版权交易是不是真的有利于音乐工业发展就更值得说道了。如果你要说,那要是腾讯不签排他协议是不是就没有问题呢?不是的,为了形成竞争优势,除了协议方的排他,还有最原始的排他,可以烧钱圈地,让版权价格水涨船高,用价格拖死竞争对手。你要说,那不是好事吗,创作者能赚得更多了。不是的,因为腾讯涨价不会是为了让创作者赚更多,难道是马化腾想请大家听歌吗?最终还是用户买单,分到创作者手里的可能确实多了一点点,但是比起腾讯得到的必然是九牛一毛,平台对创作者的绝对优势地位会是好事吗?君不见还没垄断呢,《光点》前无古人的销量之下,肖战唱的是个🐔⓼。你觉得这是好事吗?

总之,我不可能用QQ音乐。我和鹅厂没有仇,更不是给猪厂洗地,网易云音乐想白嫖版权也一样该死。一样是吃相难看,猪厂无非是在黑吃黑的闹剧中败下阵来了。可能是我国的资本天生有不安全感,所以攻击性很强,具体症状就是会把事情做得很绝。Apple Music显然还是铁匠铺裁缝铺的思路,提供服务给客户以换取利润。国内互联网的思路是反其道而行之,他们似乎比资本主义市场的公司更深谙资本的运作原理,铺子摊开了卖什么不重要,只要有人来就有人花钱。于是你会发现各种app越来越臃肿,以及各处无孔不入的广告,因为app的使用功能是其次,它的首要功能是给企业创造利润,于是任何形式的创造利润的方式都是值得尝试的。难道Apple Music的真正功能就不是给苹果赚钱嘛?说到底就是国内的互联网企业没有产品的意识。在这里面稍微有点概念的是微信,于是张小龙都被捧臭脚捧成天下第一产品经理,实在是让人哭笑不得。这一点上,QQ音乐都相对克制,网易云音乐则是突出一个焦虑和病急乱投医,现在的网易云音乐客户端弄得乌烟瘴气的,收效如何恐怕只有丁磊自己知道。造成这些现象的原因,归根结底还是我国的资本天生有不安全感,而不安的来源,我不好说🤫。

国内互联网企业的这种风气,到头来还是恶心用户,用户再也用不到真正好用的产品了。互联网企业各种类似“私域流量”的黑话令人不适,这个和互联网去中心化背道而驰的概念的核心就是把用户当🐷宰。拿即时通讯软件来说,用过Slack和Teams的都知道,它们最大的特点是本体只有交流和群组等即时通讯软件该有的功能。在此基础上,通过各种插件,实现和各种互联网工具的协同。比如Slack和Github,Teams和各种日历工具GTD工具的联动,体验非常好。微信这个小机灵鬼的办法是搞个小程序平台把别的互联网工具关在微信里面。又比如在iOS的Universal Links支持下,Slack可以直接通过http链接跳转Github和Trello等App。然而在微信中分享一个淘宝商品都需要一个叫做“淘口令”的滑稽玩意儿,分享网易云音乐也是给个H5页面意思一下而不是跳转App。用Slack是因为好用,用微信是因为没办法。Slack为了活下去必须要完善自己的功能,而微信躺着就能收钱,这就是Slack鼠目寸光的地方了,腾讯,WIN👍。腾讯恶心人的地方远不止此,比如原神在国内的口碑远不如国外,如此诡异的现象是为什么,我不好说。关键抄又抄不明白,真搞个竞品出来,教训教训傲慢的米忽悠策划也好啊,请水军搅浑水恶心人就下作了。

由于QQ音乐更改了游戏规则,从这几年开始,网易云音乐很多歌曲下线,并且逐渐发展为用户流失。贫贱夫妻百事哀,手忙脚乱的网易云音乐更是昏招频出,于是很多问题都暴露出来。最有价值的UCG资产用户评论,“网抑云”的节奏一带起来,甚至仿佛一夜之间成为了负资产。鹅厂标准操作了,一边学别人一边带节奏抹黑别人。网易云音乐为了留住另一张底牌——入驻原创音乐人,也针对这部分用户推出了各种竭泽而渔式的营销活动,似乎反而起到了反效果。总之这双方一通操作下来,用户不得不接受的一个事实是,两边都有不少独家资源,很难用一个音乐软件听到所有自己想听的歌了。举一个不太恰当但是很现实的例子,QQ音乐独占《超级敏感》和A-SOUL各成员正式发布的原创单曲但是没有翻唱曲目,网易云音乐刚好反过来,听不了正式原创曲目但有用户上传的这些成员的翻唱歌曲。原因也很简单,打版权牌的QQ音乐不太方便把这些当作二创上传,而网易云音乐则是死猪不怕开水烫了。不管背后的机制到底是什么样的,事实就是,对于Au来说,这两个软件目前完全正交了。当然你要说可以同时用两个那当我没说。可能某种程度上,我对这些粉丝的建议是,还真不如直接把B站当音乐播放器,B站的收藏夹可以连续播放,支持收藏夹内搜索,其实用起来比体验稀烂的网易云音乐QQ音乐可能还更舒服。

在更早的一年多里,我其实一直用代理服务器解决网易云音乐的曲库问题。GitHub有现成的库可以通过代理服务的方式,让网易云音乐在没有资源的情况下使用酷我和QQ音乐等音源,可以说除了搜索不太方便,基本上和QQ音乐作妖之前的网易云音乐体验一致。这对于服务器冗余的我来说几乎是零成本,效果还远比网易云黑胶会员好,所以我88会员赠送的网易云音乐黑胶会员绑定的都不是我自己的手机号码。本来这个代理在Windows客户端中非常方便,但是macOS客户端并没有自带代理设置,需要配合clash等代理工具实现,而我很讨厌全局的代理工具,这也是我放弃网易云音乐的原因之一。

至于Apple Music的曲库,可以说是只使用一个音乐软件为前提下的最优解,也不是没有缺点,美区的日文歌曲名大多数都是用罗马音看得头痛。学生订阅$5/月的价格也完全在我的可承受范围内。网易云音乐不好用,那么5块钱一个月会员我都会觉得浪费钱,Apple Music好用,那么5刀乐一个月的会员都很实在。值得一提的是,Apple Music国区捉襟见肘的曲库,我觉得6块钱一个月也是鸡肋,和价格无关,不要钱我也很难坚持用下去。

从产品经理的角度思考问题

文章到这里其实已经可以结束了,我们的标题叫听个歌为什么这么难,而原因上面已经讲得很清楚了。网易云音乐和QQ音乐围绕版权展开的攻防战撕裂了每个用户的伤口,切实地提醒了我们好像我们不配用好用的软件。我也不打算一路溯源怪到体制上,所以我还是坚持前面提过的最朴素的观点,怪腾讯。

一个能聊以苦中作乐的好消息是,自从国家重拳出击以来,中概股普遍在梦游,其中尤其是被明确点名禁止垄断的QQ音乐今年以来的股价让我心情非常舒畅。

当然这只是让我好受一点而已,难用的软件还有很多。有的时候我很难以理解某些产品经理的思路,后来我发现了,是我的思路有问题。我以为产品经理是应该统筹产品的研发和运营,事实上产品经理该做的是保住工作,保住工资,吃喝嫖赌。我以为的从产品经理的角度思考问题是如何让产品创造更多的价值,而实际的从产品经理的角度思考问题应该是如何升职加薪。

对吧?这是很现实的问题。所以我不该居高临下地说互联网企业多么短视,吃相多么难看,从个人的角度,又有多少人是为了创造价值在工作呢?谁家里有矿,谁还不是出来混口饭吃。回到了一开始的问题,企业的主要目的到底是不是赚钱?我觉得这是和每个活人还在呼吸的主要原因是还不想死一样铁的事实。无法接受现实是无法进行思考的。我甚至在想,是不是不冲塔,不攻击体制,就无法回答为什么我们的互联网企业是这样的?

我冷静下来找到了能让自己心安的解释,事在人为,事情的发生却是随机游走。只不过刚好美丽国的资本家弄出来的软件很合理,用户开心它赚钱也安心,只不过刚好我们的资本家们色厉胆薄,用户不开心它们收割也胆战心惊。如果有个国产的Apple Music,它是否需要担心铁拳的制裁呢?我想不用,前提是你老老实实赚这个钱,别想着既然有这么多钱为什么不搞点新闻传媒不搞点电子商务。所以我有的时候会想,其实人类还是活在中世纪,西方是贵族、铁匠铺、奴隶,东方是天子、士族、农民。回头看,也不过千年,对于人类历史来说好像也不过瞬息。把民当羊牧是写在中国人的基因里的,尤其是从羊群中脱颖而出刚当上人的那些人,好像日月换新天了,时刻担心着铁拳的制裁畏手畏脚了就没有循本能行此事之实一样。

所以说共产主义革命首先是哲学革命,社会解放的前提是思想解放。或者看西方文艺复兴过去这么久,所谓的自由民主现在看来本质不过是既得利益者的伪善面具。

到此为止吧。我说有多少人是为了创造价值在工作是为了当时的论点胡说的,生活本身就是价值。你以为我要说《月亮和六便士》,我想说我希望我们不只是生活的《局外人》,我希望我们每天都能,哪怕一点点,更靠近幸福。

Published

Cover

Lift Your Skinny Fists Like Antennas to HeavenGodspeed You! Black EmperorOctober 9, 2000

Tags

Mus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