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露

cover
Paul SignacLes Andelys1923Watercolor on paper

我抱着桅杆,
橡胶的船滑行在金色的沙海。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是船,
再见了妈妈,今晚我就要远航,
或许没有快乐和智慧的桨,
但任何独行都是归乡。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是橡胶,
或许比起船底被沙子磨穿,
我更怕桅杆折断。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在沙海,
或许一望无际也固执地不想遗失自己,
沙粒永远是沙粒,
汪洋中没有水滴。

我抱着桅杆,
我不知道在与日月为何争渡,
或许我只是厌烦,
我时常回忆起道旁为我送行的败兰。
或许我甚至庆幸,
是不是死在这里,风沙就可以把我埋葬,
我看到晒干的沙鼠,想象自己躺在那的模样。

我抱着桅杆,
我不知道风鼓动帆带我去往何处,
或许
我根本不在意,我只是害怕,
既然不在意,又怎么会害怕。
或许,
我只是害怕在意。
或许,
这就是为什么我在甲板上看到泪滴。

当我闭上眼睛,
秋露打湿我的睫毛,
贴心的她怕泪水使我难堪。

The 9th of 12 posts in collection 天上的市集

Published

Cover

Les AndelysPaul Signac1923Watercolor on paper

Tags

Poem